• <code id="wh928"></code>
    <code id="wh928"></code>
    <th id="wh928"><sup id="wh928"></sup></th>

    <th id="wh928"><option id="wh928"></option></th>
      <tr id="wh928"></tr>
    1. <th id="wh928"><sup id="wh928"></sup></th>
      <object id="wh928"></object>

      1. <th id="wh928"></th>
        <object id="wh928"></object>

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wh928"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  <nav id="wh928"></nav>

                歡迎光臨廣州萬康有限公司官網

                廣州萬康酵素果凍一站式代工,電話:13538995209

                大健康產品制造商

                私人定制爆款產品

                代工定制熱線

                13538995209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資訊 > 常見問題 >

                如果共享經濟走上了O2O的老路,會怎樣?

                文章出處:未知 人氣:發表時間:2017-07-20 11:05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小火了一把的共享睡眠,出師未捷就遇到了政策問題。不過沒關系,共享圖書已經接上了熱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共享經濟的東風下,傳統行業似乎都迎來了互聯網化的機會。甚至連獨立APP都不是必需,只要一個公眾號或小程序就可以搭上共享經濟的大船。這情形,一如當年瘋狂的O2O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背后的邏輯是,移動支付已經不再只是簡單的支付工具,它演變成了最大的創業開放平臺?;贚BS和移動支付,所有的產業都可以完成線上遷移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問題是,并非所有的產業都適合這么做,一如并非所有的人都適合創業。風口的狂歡過后,留下的往往是一地雞毛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加把鎖,共享一切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騰訊曾經有個愿景,叫連接一切。這個目標已經被微信支付基本實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站在微信支付肩膀上的,是2014年的O2O大戰和如今的共享大戰。微信能連接一切,創業者們就敢共享一切。只要把傳統的租賃搬到線上,加一把能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打開的鎖,再把時間單位切割到以小時計,一個共享經濟項目就初步成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看,移動支付的普及,才是近幾年互聯網創業最重要的切割點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眼看著摩拜和ofo融資一輪輪地拿,估值翻倍比翻書還快,創業者們臉紅心跳,如何能夠淡定。共享單車這個賽道顯然人已經太多了,好在還有共享經濟這個大賽場。只要貼上“共享”這個標簽,就算是買好了入場票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基于移動支付這個創業開放平臺,創業者們開始了狂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繼共享單車之后,共享汽車、共享平衡車相繼出現。作為極少數的剛需高頻領域,出行場景幾乎已經被瓜分殆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共享充電寶是第二個站上風口的。短短幾個月之內,騰訊、紅杉、金沙江、SIG 等都出現在了這個陣營中。騰訊先后兩次投資小電,陳歐則幾乎把街電當成了自己的二次創業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共享經濟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擴散開來,共享雨傘、共享籃球、共享睡眠、共享圖書先后成為討論熱點。7天實驗站一本正經地提出了一個未來構想:讓我們共享貓咪吧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情況和當年的O2O變得越來越像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整個故事的行為模式陷入了一個固定套路:某個領域出現明星項目,投資人提取和包裝出一個概念,創業者們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,把這個概念無限發散,套用到所有能套用的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O2O沒有錯,共享經濟也沒錯,它們都只是被概念化的背鍋俠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龐大的潛在用戶基數、激烈的行業競爭和越來越強力的資本,把中國的創業者們逼進了一個怪圈:找風口,扎堆進去,忽悠投資人,找接盤俠。就連曾經是一股清流的技術派創業公司,如今也被人工智能拖下了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著急的資本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從滴滴和快的到摩拜和ofo,從共享單車到共享充電寶,資本正變得越來越強勢和激進。唯快不破成了大過天的法則,沒有人再考慮企業需要練內功的自我修養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共享經濟在今年迅速成為創業風口的原因之一,是資本的強力助推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一個被忽略的背景是,大批人民幣基金的投資期會在今年左右到期。如果手里的錢沒全部投出去,就要返還給LP,并且LP不再需要履行出資承諾,基金下次募資就會很麻煩。這個道理,類似于公司市場部每年申請的預算必須花完,不然明年申請時候一定打折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人民幣基金的存續期以7年居多,其中包括5年投資期和2年退出期。但事實上,大多數基金都會在至少第四年的時候,把錢都投出去,因為你很難確定退出期到底需要多久。無論通過IPO還是并購退出,都需要時間和運氣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要創業,今年是個好機會,錢好拿。”一位做投資的朋友說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以2017年作為時間軸的第四年,這些基金的募資時間應該是2014年左右。那是中國互聯網募投退的大年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,阿里、京東等巨頭先后上市,聚美優品和陌陌這樣的小巨頭也如愿登陸資本市場。與此同時,國內IPO終于放閘,手握股份的VC和LP們迎來了一場國內外同步開花的退出狂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前,他們的日子都不好過。A股在2013年關了一整年的閘,走出去的中概股也凄凄慘慘,唯品會2012年拼著流血上市,才能順利登陸紐交所。2013年上市的去哪兒,首日股價暴漲89%,側面透露發行價應該也是打了狠折的。 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大批回籠的資金,自然演變成了新的基金。清科數據稱,2014年全年完成募集的人民幣基金共409支,其中大多數為成長基金。此外,2013年成立的人民幣成長基金也有100支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熱錢涌動,自然也催生了創業熱潮。O2O的概念正是興起于2014年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,VC熱,眾籌也熱,到處都有路演,每天都有融資發布會。中關村創業大街是北京最熱鬧的地方之一,咖啡館里經常沒有座位,鄰桌的人在聊的,不是項目就是投資。只要你愿意,O2O企業們的補貼可以完美解決你一天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虛假繁榮,如今正以一種似曾相識的方式重演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門檻低,真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低門檻、好進入、資本熱捧,這一度是O2O和共享經濟被公認的幾大特征。但現在回過頭看,真的如此嗎?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以火起來的共享單車來看,它所解決的并不僅僅是最后一公里的問題。以太資本CEO周子敬曾經談到,共享單車確實激活了一個沉睡市場,這是他眼中好賽道的核心要素之一。“以前我怎么都想不到會去騎自行車,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如你所見,共享單車的洗牌期已經開始了。老的選手已經有人退出,新的公司仍在入局。曾經只是句吐槽的“共享單車的瓶頸在于顏色不夠用”,居然真的被七彩單車和黃金單車闡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直到現在,仍然有人認為共享單車沒什么門檻,因此這個市場最終能夠容納多家企業同時存在。遺憾的是,他們似乎忽略了頭部效應?;ヂ摼W行業的一個鐵律是,老大老二打架時,掉隊的往往是老三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Quest Mobile發布的移動互聯網2017年Q2夏季報告中,ofo和摩拜分別以3845萬和3432萬月活,在共享單車6月份的用戶規模中排在前兩位,而TOP榜中其他6家企業的月活總和也只有1320萬,約為摩拜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站上風口的共享充電寶,確實是一個生意,但可能不是一個大生意。目前唯一一個獲BAT投資的充電寶企業是小電,金沙江也是他們的投資方。在一次采訪中,我問金沙江創投合伙人羅斌怎么看待共享充電寶的項目,他的回答十分耐人尋味:不是我投的,不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盡管手機充電是一個日頻級別的需求,但在現階段,租用充電寶仍然更多是臨時性的偶發需求。當然,未來共享充電寶發展到有足夠的密度時,事情可能會有新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至于那位認為“藏傘于民是好事,他們會在下雨時拿給同事朋友”的共享雨傘創始人,他更像是選錯了創業方向,熟人社交可能更適合他。盡管做著分時租賃的生意,但他似乎沒考慮過利用率這回事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共享經濟的門檻真的那么低嗎?我們可能要重新思考這個問題。不過,一個可以參考的事實是,O2O的門檻沒那么低,這是血淋淋的死亡潮已經證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和重資產運營的共享經濟不同,本質上O2O是一個更加復雜的雙邊市場。一方面要保證足夠的流量,另一方面要規范好平臺上的服務提供者。淘寶已經告訴我們,雙邊市場最需要運營能力,這本身已經是一個足夠高的門檻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其次,真正的高頻需求太少,偽需求太多。最有力的剛需大概只有外賣、出行、到家幾個領域,這也是餓了么、滴滴能夠成為巨頭的原因。中低頻次的需求則例如美業、按摩、家政等,因此河貍家、點到、e家潔等公司,經歷了幾輪洗牌還頑強地活著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如果需求不算太高頻,那就一定要足夠契合場景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阿姨幫CEO萬勇曾經提到,只有本身就是上門場景的服務,才最適合O2O,比如家政、維修。因為在途成本很高。河貍家今年開始調整了價格,不做推廣的時候,上門會比到店貴100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再或者,要有足夠的線下優勢。一個有力的對比是,曾經的明星項目愛鮮蜂要靠裁員才能撐下來,入局更晚的多點卻靠著與物美的聯姻,迅速崛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造出來的風口,來得快去得也快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時,資本寒冬到來,被吹捧了一年的O2O哀鴻遍野,死傷一片。如今,共享經濟正處在相似的繁榮和泡沫期??墒亲屑毬劼?,肅殺之氣似乎也不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作者楊舒芳,前搜狐科技資深互聯網記者,關注互聯網及互聯網金融。眼神呆萌,內心犀利,公眾號“科技考拉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寧德時代或將助力蘋果繼續造車? 上一篇:沒有了

                同類文章排行

  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文章

                综合AV_第1页_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_蜜芽视频黄网站在线观看_日本韩国中文字幕免费不卡在线